????伊之纱扫了一眼双冕泰坦巨人,见此时这两头泰坦巨人正被裁决法师的光捆裁决阵给控制着。

????“没问题,那你现在就退出竞选吧,我成为了神女,泰坦巨人根本不足为惧,更何况我比你更熟悉怎么去唤醒神庙之力。”伊之纱回答道。

????叶心夏摇了摇头。

????她可不是来找伊之纱,告诉她自己要退出选举。

????她要让伊之纱现在就退出!

????“呵呵,那你何必来找我,难道你觉得我像是那种有怜悯之心的人吗?”伊之纱冷笑。

????伊之纱不会退让,别和她说那些为了眼前局面自我牺牲的这种鬼话,历史上任何一场战争都有平民牺牲,她不会将帕特农神庙的统治权交给叶心夏。

????更别跟她说什么,叶心夏拥有神魂,她才是真正的神选之人,伊之纱从来就不相信叶心夏是神选之人!

????命不由天定,自古以来任何一位神女上位都是靠斗争,靠杀戮,不是靠怜悯!

????“倒是你叶心夏,假如你还有一点点良知的话,那就现在退出选举。”伊之纱指着叶心夏说道。

????“不可能。”叶心夏同样语气坚定。

????“你真是让人觉得可悲又可笑,那个站在金耀泰坦巨人肩上的女人,是你的母亲,你觉得雅典市民们知道了这个消息,你还有竞选的资格吗?”伊之纱开始咄咄逼人。

????“她是她,我是我。你不也是一个弑兄者,那个人也是我父亲。”叶心夏说道。

????“叶心夏啊叶心夏,有的时候我真的怀疑你是真的单纯了,竟然到现在了还要用这样一副态度和我说话,拿出你教皇的冷漠,拿出你身为黑教廷教皇的气势来,用全雅典人的性命来要挟我交出神女之位,那样我才会考虑!”伊之纱突然大笑了起来。

????“我不是教皇。”叶心夏蹙着眉。

????她不明白,为什么伊之纱一定要认定自己与黑教廷有关系,难道只有这样她才可以心安理得吗?

????“你自己也看到了,撒朗一心要报复整个帕特农神庙,包括整个雅典,神女之位即便选出来又能如何,无非是能够击退泰坦巨人,城市的人该死的还是死……眼下真正能救这座雅典城的人,不就是你叶心夏,不过是你叶心夏一个命令的事情。你是圣女,你是撒朗的女儿,你还是至高无上的黑教廷教皇,你想要做什么,都可以决定,又何必假惺惺的与我商量?”伊之纱很肯定的道。

????“伊之纱,你是不是疯了,我说了,我不是教皇!”叶心夏有些愤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