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我给你的佩剑加一道符箓,小心为上!”宁子初也没有跟楼阴司墨迹,“天地玄宗,赐吾神通,万法乾坤,皆聚于此!”

????一道道咒落下,只见楼阴司手上的银剑顿时一道金光闪过,剑身似乎有什么不一样了。

????但是,楼阴司也没有多问,直接提着剑便一跃而起,身形凌空而立,长剑凌然一挥,一道凌冽的剑气便朝着阴蛇的左眼袭去。

????阴蛇正躲避着宁子初的攻击,却没想到会有人忽然出现偷袭。

????但是,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阴蛇并没有感觉到楼阴司身上的道蕴,所以它依旧是将注意力放在宁子初的身上,仿佛只有宁子初才是它最大的威胁。

????然而,它虽然有些小聪明,但是终究还是没有开启灵智,它不知道宁子初方才在楼阴司的剑身上打了一道聚道咒,所以它根本没有躲避。

????毫无预兆的,那一道银色中带着丝丝金光的剑气轰然斩向巨蟒的瞳孔!

????就在那一瞬间,巨蟒的整条蛇身都被逼退了好几米远,被剑气砍中的一只瞳孔鲜血直流。

????这一幕来得太过突然了,所有人都根本不会想到,第一个伤到阴蛇的竟然不是宁子初,而是楼阴司!

????宁子初此刻也是惊了,她方才给楼阴司加一道聚道咒的原因很简单,就是想让楼阴司有武器在手更加安全些,压根就没想到楼阴司竟然能伤到阴蛇,还能直接废了它的一只瞳孔!

????一旁一只紧盯着局势的顾月一等人是足足愣了好些时辰,直到最后那阴蛇的嘶吼声传来才让他们回过神来。

????三人互相看了一眼,然后立即冲到了宁子初面前,“王妃,也请您给咱们的剑加一道符咒吧!”

????看着眼前的三个人,宁子初倒是没有拒绝,直接往三人手上的剑身上通通加了一道符咒。

????虽然并不是所有人都像楼阴司这么逆天,但是加了聚道咒的剑也总比顾月一他们手里只是拿着一把普通的利剑要安全一些。

????有了道咒加持,顾月一三个人竟然也直接朝着阴蛇冲了过去。

????宋修竹喊道:“子初,我们牵制住它,你快想办法对付他!”

????宁子初也没闲着,她立即掐诀引五雷。

????这聚道咒虽然看似逆天,其实他们用一次,剑上的道蕴就会少几分,所以,他们也坚持不了多久。

????“玉清始青,真符告盟,推迁二炁,混一成真。五雷五雷,急会黄宁,氤氲变化,吼电迅霆,闻呼即至,速发阳声,狼洛沮滨渎矧喵卢椿抑煞摄,急急如律令!”宁子初起手掐诀,五雷咒一出,顿时天穹之上雷鸣阵阵,接着,就是一道比阴蛇还要粗上几分的天雷轰然劈下。

????本就被楼阴司四人纠缠着,却又因四人身形过于敏捷所以暂时奈何不了而狂躁,这会儿听到头顶的天雷之响,阴蛇更是怒极,它那巨大的社微博扫着一股尘浪便朝着离它尾巴最近的宋修竹袭去。那一道天雷正好从阴蛇的身侧劈下,被阴蛇灵敏地躲过了。

?  ;??而宋修竹没有丝毫防备,忽然就感觉身子被什么巨物猛地撞击了一下,然后一股罡风便直接将他给翻飞了出去。

????横飞落地之后,宋修竹捂着胸口,直接呕出来几口血,脸色唰地就惨白。只不过,宋修竹还算是幸运的了,要不是因为他反应迅速立即护住了心脉,这个时候恐怕他就一命呜呼了。

????宋修竹倒在地上,只觉得天旋地转。

????然而,阴蛇却没有给他喘息的机会,见着一招成功了,它便又故技重施,又是一尾巴扫来。

????在这危机之时,宁子初还来不及冲过去,就见到一道银光一闪,好巧不巧地就看中阴蛇的尾巴。

????下一瞬,顾月一和囚风又闪身上前,配合默契地快速将宋修竹给拖到了宁子初的身侧。

????“没事儿吧!”宁子初看着宋修竹那惨白得过分的脸色,不由担心问道,只是那语速却依旧是快得很。

????“死不了。”宋修竹捂着胸口躺在地上,说话间还有腥血从嘴角流出,“别管我了,先对付阴蛇!”

????至于那阴蛇,再一次被楼阴司给伤着了,它长着巨大的嘴,发出一声怒吼,宁子初皆是直接被这气息给逼退了十几步远。

????宁子初站稳了身子,不敢迟疑立即又掐了一道诀。

????然而,这一次阴蛇却没有直接朝着宁子初他们攻击,而是身子不断地扭动,似乎是怒极。

????“王妃!你看那蛇的身上是什么!”眼力极好的顾月一盯着阴蛇的举动,忽然,他的瞳孔微缩,指着那巨大的蛇身惊呼。

????印象之中,顾月一很少会有这般反应。如果有,那肯定是他看到了什么真的足够震惊的事物。

????众人立即看过去,却看到那翻滚的蛇身之上竟然逐渐地浮现出一张张人脸!

????黑得透亮的蛇身内就像是有无数个活着的人正在挤破了脑袋地想从冲出蛇皮,但是却又因为蛇皮太过坚硬,怎么也无法挣脱,所以那一张张的人脸显得极为狰狞。

????“人面疮?!”宁子初看着那黑亮的蛇皮上的一张张狰狞的人脸,忽然蹦出来这么一句。

????“人面疮?”众人不解。

????“人面疮怎么会出现在蛇身之上?!简直匪夷所思!”宁子初只觉得这短短的几个时辰,她的三观是一次又一次的被颠覆!

????果然,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上一世师父虽然已经在极力给自己灌输知识了,但是她依旧是活的太短了,很多的怪异之象都未曾听过,更是未曾见过。

????惊叹了一句,宁子初又简略地解释了一句,“人面疮是厉鬼为了复仇在人的身上打下的标记,让人的体内长出来类似人脸的东西,正如着阴蛇身上的一样。”

????其实,宁子初的这个解释跟他们现在所遇见的情况有着很大的出入,但是,就连宁子初自己都没搞懂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所以她也没办法去给他们解释。

????更何况,现在可不是科普的好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