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场来退地的这些人,那都是做房地产或者地皮开发生意的,很明白这地皮形式是怎么样的。

林氏虽然说是在银州,乃至已经攀到整个西夏省的商业龙头,但并不是说想把哪块地开发就能开发起来的,那必须要官方批准才可以。

现在官方的指标就不在老福利院那块地,他林氏凭什么开发,不开发,那里的地凭什么涨价?

说的难听一点,就算你林氏报上去了什么商场,什么住宅区,官方看在某些方面给批准了,但后续的学校规划,或者其余资源跟不上,你林氏就算把那块地建的再好,也没用!

而现在,官方最新的指标已经出来了,等下一个指标,那不知等到猴年马月去,那边的地想涨价?痴人说梦!

不过现在,张玄表现的越傻,这些来退地的老板越开心,你不傻,这地谁给我们退呢?你今晚拍卖,我让你拍,你能拍出原价的百分之七十就算我们输好吧!

“各位,跟我来吧,先去签协议。”秘书李娜说了一声。

一行人高高兴兴的拿着手里的土地购买合同,跟着李娜朝一旁走去。

等人走后,林清菡用一种好奇的目光看向张玄,开口问道:“老公,这些地有什么说法吗?”

张玄微微一笑,“晚上你就知道了,等着收钱吧。”

以林氏如今的威望,在整个西夏省,那都是一呼百应的。

关于林氏地皮要拍卖的消息一出,虽然说当天放出消息,当天进行拍卖,还是有无数人在当天就抽出时间,赶来银州,参加这次的地皮拍卖会,就连临省的一些企业,都专门跑来。

晚上八点,张玄和林清菡一同从林氏大厦走出,这个时间点员工早就下班,林清菡大概是林氏走的最晚的人了。

这次的地皮拍卖会,是在晚上九点举行,举行地点是整个银州最大的拍卖行,宾客席不多,但能来这里的,至少都是身家过亿的角色。

当张玄和林清菡来到拍卖行的时候,可以看到,拍卖行前,停满了豪车,林清菡注意到,有些停在那里的豪车当中,副驾驶上坐着年轻的美女,等着豪车的主人从拍卖行里出来,在等待的过程中,这些年轻美女都在精心打扮着自己。

拍卖行门口,许多商贾都在闲聊着,距离拍卖会开始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这个时间,就是留给人互相交流用的,拍卖行内还准备了冷餐酒水。

当林清菡走来后,许多人都认出了她,纷纷停下口中的交流,冲其问好,可见林氏在这些人心中的份量有多么的重。

林清菡也一一点头回应,随后挽着张玄的胳膊,走向拍卖行后台。

许多第一次见到张玄和林清菡的人,都是一脸羡慕的看着张玄,能娶到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美娇妻,还带着一整个林氏集团,那是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事情。

面对这些羡慕的目光,张玄脸上露出着一股浓浓的小人得意神色。

林清菡注意到了张玄这副神情,玉手偷偷伸到张玄腰间,在张玄侧腰的软肉上用力一拧,娇嗔道:“要死啊你,干嘛露出这么一副表情。”

“嘿嘿。”张玄大牙一呲,“我看到他们这副妒忌我的模样,我就感觉非常的爽!”

林清菡没好气的瞪了张玄一眼,心里却是美滋滋的。

这次的拍卖会,几乎都是包厢形式的,每一名来参加拍卖会的宾客,都会有一个专门的包厢,他们将会坐在包厢内竞价。

作为这次拍卖会的主人,林清菡自然也拥有一个这样的包厢,在她和张玄前往属于他们那个包厢的路上,突然听到一阵大笑声从身旁包厢内响起。

“哈哈哈!你们说,林清菡那么精明的女人,怎么就找了这么一个脑残老公,我本来都想好了,这次只是去闹一闹,从林氏搞点好处,实在不行从他们下个项目里分口汤喝就行,没想到,她那个脑残老公竟然主动同意给我退地了!”这大笑声的主人,正是今天第一个来找张玄退地的吴总。

“谁说不是呢,老吴,这次还是多亏了你啊,不然我们这次买的这些地,那可就砸手里了。”

“你知道林清菡那个脑残老公说什么了么?他说这些地皮马上就要涨价!哈哈,真是笑死老子了,他以为林氏是万能的,让哪块地涨价哪块就能涨?”

“行了行了,你们都少说两句吧,这次如果不是这个脑残,我们哪那么容易就能把地卖回林氏。”

“就是,要我说,晚上咱们得摆个酒宴,敬那脑残两杯,回头这脑残说不定再送半个林氏给我们呢。”

“有道理啊,哈哈哈。”

包厢内,一阵又一阵的笑声传出,虽然包厢锁住,林清菡看不到里面人的样貌,但听这些话,也知道里面人都是谁。

听着他们一口一个脑残骂的开心,林清菡脸色一变,伸手就要推门。

“老婆。”张玄抓住林清菡的手腕,冲林清菡摇了摇头。

“老公,你别拦我,我今天必须要跟他们...”林清菡手臂用力,想要甩开张玄抓住自己手腕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