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不要了。”温若晴听说他要带她去看,直接惊住了,他那么多的产业,而且分布的到处都是,若是他真的带着她一一去看,都不知道要看到什么时候呢。

“晴晴,我的就是你的,那些都是你的,所以你……”夜司沉这不是说情话,而是最最真心的真心话,他的就是她,别说这些身为之物,他的人,他的心都是她的。

“爸爸,你上次不是说你的都是我的吗?你还说要把那些都给我的我呢。”依在夜司沉怀里的唐子希睁着一双黑亮亮的大眼睛望着夜三少,很是认真的强调着,上次爸爸就是这么说的。

夜司沉微愣,他说过这句话吗?上次在公司,他好像是说过要把夜氏给子希小公主,不过后来因为夜老爷子的原因,他又改变了主意,他竟然要离开夜家,自然就不可能再要夜氏,他其实也从来就不稀罕一个夜氏。

要不是因为母亲,他都不会要夜氏的那些股份。

温若晴听着女儿的话,忍不住的轻笑出声,她家女儿这认真的小神情真的是太可爱了,其实唐子希这么小对于那些财产什么的根本就没有概念。

应该是夜司沉曾经跟唐子希说过这样的话,唐子希记在了心里,所以唐子希才这么认真的纠正夜司沉。

当然唐子希在意的不是什么财产,唐之希是在意爸爸对她的爱,对她的重视。

唐子希刚刚听到夜三少的话,显然是有那么一点小吃醋了。

温若晴再次望向夜司沉,故意笑的意味深长:“所以,夜三少你这哄人的甜言蜜语到底对几个女人说过?”

温若晴当然不会吃自已女儿的醋,她就是故意的,有时候故意逗一下夜司沉其实还是挺有趣的。

当然,温若晴也是想要调节一下气氛,她不想让夜司沉再受先前夜老爷子跟夜老夫人做的那些事情影响。

“你知道的。”夜司沉望着温若晴也轻轻的笑了,他知道温若晴是故意的,他也知道她是懂的他,所以她知道那些话他是绝对不会跟其它的女人说的。

“我不知道,你不说我怎么会知道?”温若晴故意逗他,其实她觉的夜司沉什么都好,情话其实说的也很好,虽然说的不少,但是句句都可能直接打动人心。

“爸爸你快说,你对几个女人说过?”唐子希听到温若晴继续追问,也开始帮着妈妈,唐子希小朋友觉的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这样的话,爸爸对她说过,对妈妈说过就算了,若是再对其它的女人说就不能原谅了。

“爸爸只对妈妈说过。”夜司沉听到唐子希的话忍不住轻笑出声,他的手轻轻的滑过唐子希的鼻子,此刻他这话是对唐子希说的,却更是说给温若晴听的,毕竟此刻是在唐家的大厅里。

夜三少也不可能当着唐老爷子跟唐老夫人的面直接对温若晴说情话,不过倒是可以借着女儿说出来。

温若晴听到夜司沉的话,唇角忍不住的扬起,其实这些她都知道,她都明白,不过此刻听他说出来,她还是感觉心里暖暖的,酥酥的,特别的舒服。

果然女人都是喜欢听情话的,她也不例外的。

唐老夫人一双眸子望向温若晴,又望了望夜司沉,心中甚是欣慰,这样的画面真好,真美。

司沉这孩子是真的不错!!

以前的时候,她不应该因为夜老爷子和夜老夫人对晴晴做的那些事情而迁怒到司沉的身上的。

“爸爸说谎,你明明还对我说过。”唐子希听到夜司沉的话,小脸却立刻沉了下来,很是委屈的控诉。

“哈哈哈……”唐老夫人忍不住直接大笑出声:“子希丫头这是吃错了,都说女儿是爸爸前世的小情人,看来这话倒是说的没错。”

温若晴也是直接笑出声,没有想到她家小女儿还是个醋坛子,这一点是遗传了谁呢?

“你们不要笑,爸爸是真的跟我说过。”唐子希被大家笑的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她还坚持自已的说法。

“好,好,我们知道了。”唐老夫人笑的更是欢快了,她家子希宝贝真的是一个开心果。

“爸爸,你说,你说,他们都笑我,我要说跟他们说。”唐子希有些不开心了,她说的明明是实话,大家为什么都笑的,太奶奶那话一听就是在敷衍她的。

“你是爸爸的女儿,爸爸爱你,疼你,守护你长大,送你出嫁,然后你就有了自已的家,而妈妈是爸爸要守护一辈子的。”夜司沉此刻的神情很认真,很真诚,这些都是他的真心话。

夜司沉说要到守护一辈子的时候,一双眸子是望着温若晴的。

温若晴心中触动,一时间突然感觉到心跳的特别的快,果然夜三少的情话是最动人的。

她突然发现夜司沉其实挺会撩妹的。

唐子希不太懂这句话,不过,她也听出来了,爸爸是爱她的,疼她的,是会守护她长大的,所以这也够了,以后她都会有爸爸陪在身边了。

“爸爸,哥哥为什么说自已是阎门小少爷?”唐子希的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快,她的注意力很快便转移了,又问起了另一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