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清欢看向姚启悦,已经发现了她的不对劲,握住她的手。

“启悦,走,去花厅说。”

“嗯。”

姚启悦笑着点头。

但这笑容如此苦涩,时清欢又怎么会没发现。

姚启悦故作轻松,“你,回来了啊,和楮墨和好了?

那真是太好了。”

时清欢皱眉,看来楮墨还什么都没有说。

“爷爷身体不好,他老人家的意思是,想看到我和楮墨定下来,好好的。”

“呃,嗯。”

姚启悦笑着点头,“应该的,爷爷为了楮墨,真的是操了一辈子心。

爷爷现在认同你了,好事。”

“启悦。”

时清欢蹙眉,握住姚启悦的手。

“楮墨心太粗了,他想让你当伴娘。”

“?”

姚启悦一愣,脸色瞬时煞白。

“启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