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月之后,司家众人都知道了司行霈闹的乌龙。

所有人都在笑。

顾轻舟也笑得不行。

司行霈也跟着笑了,没事就好,真是吓得他半死。

晚夕,他坐在浴缸里,顾轻舟替他擦背,问他:“要是我哪天先走了,你能像阿爸那样,照顾好自己吗?”

司行霈:“想太多了,我才不会像他一样过得清心寡欲。

我要娶十八房姨太太,个个年纪不超过二十岁,把家里弄得花红柳绿。”

顾轻舟重重一巴掌拍在他后背。

这一巴掌很重,显然是动怒了。

司行霈低笑出声。

他一把抱住了她的腰,弄得她也是满身的水:“所以,你别先走。

你要是先走了,谁也管不住我胡闹。”

顾轻舟看着他的眼睛。

他的眼皮随着岁月,已经略微松弛了,有点往下垂。

年轻时那些无法无天,都收敛了,如今看人的时候,总显得莫名的温柔。

虽然一身匪气还在。

“行,那就说好了,谁也不先走。”

顾轻舟道,“咱们活到八十岁,那时候我头发肯定要掉光了,牙齿也不行了。”